返回

她们都想杀死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八十五章 好久不见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2)页
    李疏鸿一愣,“为何如此?莫非是金刀前辈需要家师来壮壮门面?若如此,那我倒可以想办法联系到师父,虽然不一定能联系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感觉林霁风在试探自己,所以也反过来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万一人家的真实目的便是为了谪仙人而来呢?

    “不必,贤弟假扮即可。”林霁风否了李疏鸿的猜测,“而且不必大庭广众之下出现,只需私下去见师叔一面便可。”

    李疏鸿忽然感觉不对,“林兄,可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唉......”林霁风仰天长叹,“师叔他...恐怕已经油尽灯枯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李疏鸿大惊失色,“可小弟数月前在京城也与金刀前辈有过一面之缘,那时他还十分康健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那时他便受创颇重,而且十多年前他便在丐帮伤到了本源,能撑到如今都只是靠着一股执念在支撑。”

    林霁风叹道:“虽师叔不说,但我也明白的,他只是想最后再见那位谪仙人一面。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他略显惆怅,“虽然师叔表现的十分跋扈,但他实则万分自责,师叔总觉得师门崛起与他无关,但实际上...若无师叔在江湖上闯下偌大名号替金刀门撑起了一片天,只靠我自己也没办法重振师门。”

    李疏鸿沉默半晌,轻声道:“请林大哥放心,此事包在小弟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...我便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疏鸿抬首望天。

    此刻天空乌云密布,似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。

    尔后李疏鸿视线一暗,他抬手拿下手中那片枯黄树叶。

    枯叶在手心看了半晌,李疏鸿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金刀门内,朱狗子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发紫。

    他胸膛不断起伏,似是努力大口吸气。

    在屋里苦闷的药味浓烈,到处都散发着腐烂破败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他剧烈咳嗽着,尔后再度瘫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年轻时犯下的错啊......

    年轻时为了闯出名头,他在江湖上与人拼杀搏命,那时便积攒下一身暗伤。

    十多年前力拼当时的丐帮帮主,他已伤了本源。

    数月前在京城再次遭受重创......

    年纪到了,他其实自己有所感应的。

    原本无漏的先天之躯此刻便不断逸散着真元。

    天地真元...似乎也在离他远去。

    “萧三...恐怕老夫就要来见你啦......”

    九十九年人生,终究没挺过这一百年。

    未满二十便与萧三还有那人初识,他们的音容笑貌如今犹在眼前。

    可那已经是八十余年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回想自己过去的失败人生,未满二十出山便遇上那人。

    五十岁在京城目睹那人的风采却不敢相认。

    八十余岁再见喝到他的第二碗酒。

    九十九岁再京城喝到他的第三杯酒。

    如此想来,自己这失败的一生唯一可以自豪的...便是曾喝过当世无双谪仙人的三次酒了。

    “师叔祖,喝点儿药吧......”

    床边的小弟子有些为难,“您老若不喝药的话门主要怪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开!老夫走南闯北什么没见过!如此年纪莫非要让老夫死在病床上不成?”

    老头子扭开头打死不喝药。

    其实这便是他唯一的弱点了。

    他不怕疼不怕死,唯一怕的便是药的苦。

    吱呀——

    开门声忽然响起,尔后朱狗子耳边便听到师侄的声音,“师叔,这药你还是要喝的。”

    朱狗子依旧死死闭着双眼,“说不喝就是不喝!这辈子没人能强迫老子做事!”

    林霁风从弟子手中接过药碗,尔后挥挥手让弟子出去。

    待弟子离开关上门之后,林霁风才慢条斯理吹着碗中漆黑如墨的苦药,“师叔,若你不喝药的话,如何还能见到那个人?”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朱狗子骤然睁开双眼,原本昏花的老眼之中精光四射,“师侄,此言怎讲?!”

    “师叔应知晓我是那组织的一员,那自然也该知道他也在其中。”林霁风笑道。

    朱狗子没好气道:“可你不是说他行踪不定,你总共也没见过他几次嘛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但之前我找组织内的朋友帮忙寻他,前不久终于还是寻到了。”

    林霁风浅笑道:“他已经到金刀门了,不过未曾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,他向来不喜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!”朱狗子先是一喜,尔后叹气道,“你小子别骗老夫啦,那人来去如风对什么事都不在意,他怎会特意为了老夫出现在此?”

    “师叔不是说与他相交莫逆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嗐..
第(1/2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