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她们都想杀死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八十六章 最后一杯酒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2)页
    那张脸朱狗子很熟悉。

    八十多年前他就见过。

    大概是八十一年前?

    已经有些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甚至当初同样年少的萧三的脸...在他记忆中都已经变得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不,甚至朱狗子年轻时自己的脸...他也已经忘了到底是什么样了。

    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解药,他觉得这句话没错。

    之所以他还记得谪仙人的脸,也只不过是因为对方不会变老罢了。

    八十年前是这张脸。

    四五十年前是这张脸。

    十七年前是这张脸。

    现在...依然还是这张脸。

    两人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李疏鸿率先打破沉默,“怎么,就这么让我站着?”

    “你想坐谁还能拦得住你。”

    似是心知自己人生已行至尽头,这老头也彻底放开了。

    他回头吩咐道:“师侄,你先出去罢,老夫要与这装嫩的老不死好好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林霁风瞥了李疏鸿一眼,尔后点头应声,“是,师叔莫要太过激动。”

    说罢他便走出了屋子,顺手还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他不会偷听的。”

    朱狗子神采奕奕打量着李疏鸿,“文巨侠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李疏鸿在桌前坐下,“我不姓文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姓李,叫李疏鸿。就那什么缺月啥啥啥、疏鸿影那个嘛。”老头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李疏鸿惊了,这自己怎么暴露的?

    “我怎么暴露的?”

    “嗐,还用等现在暴露?在京城那时老夫便知道是你。”

    朱老头一番话又让李疏鸿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所以那时自己假扮自己也被他看出来了?

    “那为何当时不戳穿我?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有你的想法。”朱狗子乐了,“我虽见过你出手生出花来,但也不是那样的花。大概你也受伤了吧,这种事老夫怎可能对外人提起?”

    李疏鸿觉得不太对劲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哈!这世上压根没有李疏鸿!你这种人也不会收徒!所谓李疏鸿只不过是你谪仙人受伤之后隐姓埋名故意放出的假身份!”朱狗子一副“你已经被我看穿”了的得意神情,“不过这世上竟然有人能打伤你?这倒是奇了。”

    李疏鸿:“......”

    敢情这老头是觉得“谪仙人”假扮“李疏鸿”,而不是“李疏鸿”假扮“谪仙人”。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李疏鸿随意敷衍一句,尔后忽然伸手按在朱狗子心口处。

    但朱狗子却没反应过来,甚至过了片刻才问道:“你作甚?”

    李疏鸿张了张嘴,最终却说道:“没事,不过你这身板有点儿不行,莫非你那好师侄天天虐待你不给饭吃?”

    这老头......已经瘦到皮包骨头有些脱相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先天大宗师。

    先天大宗师与先天高手是不同的,这一点李疏鸿明白的很。

    先天高手很强,但在先天大宗师面前宛若鸡仔。

    李疏鸿此刻只是后天大圆满,在他面前理应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可现在...面对他的忽然出手,朱狗子甚至已经反应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身体空空荡荡,李疏鸿虽非先天,但在剧本中他可是洞虚境巨佬,因此对先天的状况有一定了解。

    此刻朱狗子体内的真元已几近于无,而真元是集合一个人的精、气、神汇聚为一而成的最精华部分,也是最接近天地本源的所在,因此先天高手才能以真元为引勾动天地元气。

    而朱狗子体内几乎没有真元便代表着...他已油尽灯枯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已非药石可医。

    李疏鸿相信剧本出产的奖励也许有能救他的,但现在根本拿不到。

    或者...有道法自然境大能甘愿失去所有一命换一命,那大概能给他续命几年。

    也仅仅是几年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怎么不说话?不说话也就算了,干嘛要把烛火吹灭?”

    听着朱狗子的疑惑抱怨,李疏鸿紧抿着嘴。

    眼睛...也看不到了吗......

    半晌,他忽然问道:“后悔吗。”

    “从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李疏鸿没解释自己问的是什么,朱狗子也没说自己答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一壶酒倒了两小杯,尔后推了一杯到朱狗子面前,“那便敬你最后一杯吧,下次再喝酒便不知到什么时候去了。”

    朱狗子得意洋洋,“那敢情好,老夫这辈子能喝谪仙人四次酒,也算是值啦,其他人谁能做得到?”

    那还是挺多的...李疏鸿没把心里话说出来,他问了倒数第二个问题,“死在病床上,真的甘心吗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这辈
第(1/2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